最初学习日语的时候,看过一部日文小说《浮华世家》,它是日本著名作家山崎丰子的传世作品之一。山崎丰子是日本三大才女之首,也是日本战后的十大女作家之一,她以神户银行为背景,写了战后金融财阀通过不断的企业兼并,成为关西一杰的历史。山崎丰子以后又写了《不毛之地》《两个祖国》《大地之子》《白色巨塔》《不落的一人阳》《命运之人》等社会小说,引起了巨大的反响,她在写作《大地之子》过程中,曾专程来华采访过***。***去世后,山崎丰子曾到***家中凭吊,并把她心血写就的《大地之子》一书专程送到江西共青城***的墓前,敬献给了她万分敬重的***,在中日文化交流史上留下了感人的一页。

由《浮华世家》改编而成的电影《华丽的家族》中有很多神户市区和六甲山的镜头,看后难忘。当时,心里就非常向往有机会一定去神户一游。1990年,恰逢大阪举办国际花和绿的博览会,总算实现了去神户的宿愿。到神户当天,神户人工岛的现代风格给我强大的视觉冲击力,神户和京都盛唐古都风情形成了巨大的反差。所以,在日本想看最中国化的城市必须要去京都、奈良,而想看最西洋化的城市,则要去神户了。神户的地理位置非常优越,一面背靠风水宝地六甲山脉,一面面朝濑户内海,整个神户城建在六甲山的半山坡上,天气好的时候,阳光照耀在神户城区,金光褶褶。濑户内海和太平洋最大的区别,就是波澜不惊,碧波荡漾。而濑户内海的海产品,又非常丰富,这就给神户居民,提供了天然的海上宝库。

神户和京都、大阪早已被四通八达的铁路、公路网联成一体了。从京都、大阪去神户极为方便,有JR铁路和阪急、阪神等各种私营铁路可以利用。从大阪繁华的梅田站到神户三宫站也不过半小时左右。每次从大阪到神户,我都会情不自禁地想起1995年1月17日清晨发生的里氏7.2级阪神大地震。当天,我正巧住在大阪南森町一个商务酒店里,强烈的震感把我惊醒。就是这场罕见的直下型大地震夺去了6400多人的生命,其中还包括上海市外办的翻译卫红,她弟弟就是曾在阿里巴巴当过高管的卫哲。一场难以预料的天灾把她的青春永远定格在那一天。震后次日,我几经周折到了神户震区,举目望去,JR铁道被拧成了麻花,高楼倒塌,瓦砾成堆,一派末日景象。但是,我却没有看到一个日本人在哭泣,人们十分冷静,很有秩序在三宫站前广场排队等着发饭团,一人两个,绝无任何人抢着插队或多拿。三宫一带,有几家首饰珠宝店被震塌,珠宝撒了一地,也没人去抢捡。地震后,JR线停运,自卫队用卡车分载上班族去其他大站换乘。我当时所在的公司有个入职不久的女大学生家住神户,被压在倒塌的屋内两天两夜,她被获救之后,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给公司道歉,说明早一定准时上班。第二天,她果然按时出现在公司里。我曾问过她:你家房子全倒了,怎么办?她答:全家住体育馆里。我又问:政府会补助你家重建吗?她惊异地看着我:政府?补助?连忙回答:不会。全靠自己,我父亲是个普通职员,没有多少积蓄,只能去租房住。我亲眼看见,日本人因为地震后,没地方洗澡,自卫队开了很多台防化消毒车,搭成临时淋浴房,让居民排队洗澡,几千人没有一声怨言,在大冷天排着长队,无论大人小孩都只洗三分钟,无一人违规。神户人就是这样高度自律,团结,在这样的基础上,他们重新奋发,建筑了一个新的神户。今天到神户,已经感觉不到大地震的痕迹,是一座崭新的城市,高楼林立,鲜花遍地。

为了让后人永远纪念这场大地震,日本的著名建筑设计家安藤忠雄亲自设计了兵库县立美术馆。安藤忠雄的老家是大阪,所以在神户、大阪这一带,建造了很多他的作品,从这个意义上可以说,神户、大阪是安藤作品的展示长廊。比如说,六甲山上的集合住宅,就是安藤早期的作品之一。他的作品有两个特点,第一个,大量使用清水混凝土,不假什么花岗岩、大理石装饰,把清水混凝土质朴的一面表现得淋漓尽致;第二,他非常善于在混凝土建筑中导入自然光。安藤无疑是自然光大师,他把光线导入混凝土建筑中里面,产生了奇妙的效果,上演了一部部光和影的建筑交响乐。

如果要去看安藤早期作品六甲山集合住宅,我们就到神户的母亲山——六甲山。六甲山有几个第一,全日本第一个山顶高尔夫球场,时至今日仍然是一些商业巨贾挥杆击球,打发时光之处;全日本第一个高山牧场,牧场不大,但这里的芝士火锅和六甲冰琪淋非常有名,不妨一尝;另外,六甲山还有全日本第一个高山植物园等等。去六甲山十分方便,最便捷的就是从神户市中心JR三宫站,买一张六甲山一日游的票,从站前广场乘座巴士,即可到六甲山下站,从这里换乘缆车上山。六甲山并不高,海拔仅931米,但是,夏天山上却凉爽宜居,而大阪,京都酷热难熬,所以,早在明治时代,六甲山就成了有钱人的避暑胜地。六甲山下就是神户,夜幕降临之后,神户又向人们展示了夜间的繁华,万家灯火,不眠的人工港和海中的航船标志灯又把神户装扮得分外妖娆,形成日本三大夜景之一。站在六甲山上掬星台,一颗颗星星仿佛就在你眼前,垂手可摘。恰如白乐天所写:灯火万家城四畔,星河一道水中央。

从六甲山上下来,可以从三宫站漫步到北野的异人馆去走走。因为神户是1869年日本最早对外通商的口岸之一,神户受西洋诸国的影响很深,当年各国纷纷在北野一带建立使领馆,日子一长,成了万国建筑云聚荟萃之地有点像青岛的八大关、上海的湖南路、武康路一带,成为一处观光地。北野的西洋建筑大概有六十多幢,几经整修,基本上整旧如旧,恢复到原先的状态,现在开放了二十多幢洋楼供游客参观,室内仍然摆放着西洋古董家具,服务员也穿着当年的衣服,供应当年的茶点。不得不提一提的是,神户的西点制作也许是受到舶来文化浸染之故,非常可口,咖啡也烧得好。走进北野,常常可以闻到一股浓郁的咖啡的香气,吸引了无数咖啡同好。著名的星巴克也不甘居后,把一幢很古老的房子里面改造成星巴克北野店(北野町3-1-31),在这间欧式老房子里,喝一杯抹茶拿铁,看看闲云野鹤般的游人也是一种享受。

神户另一个好去处是元町一带的旧居留地。明治,大正时期,这里是给外国人生活,工作的专属区域,有点像旧上海的租界。现在,早已打造成一处流行时尚服饰和奢侈品商店的云集之处。在旧时的海岸大楼、商船三井大楼、神港大楼内,有不少极为地道的法式、意式餐厅和红酒吧。从远处看,很象一个缩小版的外滩,脆就把神户旧居留地称之为神户的外滩。这些一百多年前的西洋建筑,不仅外形美,而且建筑质量也无可挑剔,居然经受住了阪神大地震的严峻考验。这几幢大楼里已开辟了几家精品酒店,七、八年前,我陪着年过八旬的母亲在这里住过几晚,老太太赞叹地说:神户真洋气,东京、大阪都没法和神户比!

来到神户,似乎不吃一顿神户牛肉好象没来过神户。但是,依我愚见,赫赫有名的神户牛肉,不见得比佐贺牛、宫崎牛好吃,价钱又超贵。我每次秋冬季节到神户都选择去人工岛马赛克广场吃广岛生蚝。广岛生蚝绝对是生蚝中的极品,个大、味鲜,撬成两半的生蚝吮一口汁,仿佛闻到了潮香,再配上一瓶新西兰蚝湾长相思干白,浓郁香气、草本芳香混合着生蚝的咸鲜、软糯,尽入口中。从海景餐厅望出去,大观览车,美丽的神户湾,尽收眼底。离开神户之后,可以从三宫站乘车到有马温泉。有马温泉是日本的三大温泉之一,已有一千三百多年的历史,有马温泉又分铁盐泉,银泉(治疗痛风,关节炎,支气管炎,哮喘等),金泉(治疗妇女病,腸胃病等)等几种。一千多年以来,天皇,将军,贵族,文人墨客纷至沓来,明治维新以后才对一般大众开放。泡完有马温泉之后,旅途疲劳一扫而光。

从神户出来,不妨乘JR线去宝冢看一场著名的宝冢歌舞。宝冢原先仅仅是处小镇,1914年宝冢歌舞创始人小林一三重视女性的清纯、正真、美丽,在这里创办了宝冢歌舞学校,仅录娶未婚女子,一旦结婚,就必须离开剧团。这个剧团分成雪组、月组、花组、宙组、星组等几个剧组,上演了《乱世佳人》《战争与和平》《凡尔赛玫瑰》《伊莉莎白》等歌舞剧和百老汇音乐剧,场面浩大,花团锦簇,由于全国只有东京银座和宝冢这两个剧场演出,一票难求,至今为止都需要提前预约购票。一百多年来形成了独特的宝冢现象,全日本有十几万名忠实的宝冢粉丝,大多数为中老年女性,她们既有钱又有闲,又想在美丽的舞台梦中,找回失去的青春,所以,长年累月看宝冢歌舞,争购宝冢各剧组推出的洐生产品。这些宝冢迷甚至追随剧团出国观剧,前些年宝冢歌舞剧团来沪演出,这些日本大妈就早早预订了票,分乘几架包机,赶来上海捧场,她们甚至把大剧院附近花店里的鲜花一抢而空,就为了争先恐后献花,令人费解。顺便说一句,宝冢歌舞团因美女众多,音乐,形体,舞蹈等训练又超严,因此,日本很多律师,医生,公司高管都以娶到宝冢出身的演员为荣。宝冢很多明星后投身于影视界,人们所熟悉的天海佑希就是宝冢当年的当家男主角。她先后出演了《紧急取调室》《以我为名的变奏》《东京物语》《演歌女王》《女王的教室》《离婚女律师》《女神的报酬》《连环炸弹》等几十部电影、电视剧,早已成为经久不衰的日本女星。黑木曈退出宝冢之后,片约不断,她上演渡边淳一的名作《失乐园》名声大振,连续出演了《上锁的房间》《麻辣教师》《东京塔》《多久没恋爱》《东京伤情故事》《宅男之恋》《略夺爱》《化身》《德川家康》《20世纪少年》等难以计数的影视名作,她的单曲也非常畅销。1960年出生的黑木曈不仅演技高超,而且冻龄有术,至今美丽如斯,被誉为不老女神。成为宝冢歌舞剧团后辈们模仿的榜样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